水族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族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脑前的眼睛

发布时间:2021-01-20 20:02:05 阅读: 来源:水族箱厂家

《一》

乾一俊最近比较郁闷,在酒吧认识的两个女朋友都吹了。确切的说是在上了床之后第二天都不见了踪影。打电话关机,发E-mail石沉大海,这让乾一俊很是受伤。

男人受伤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喝酒,所以最近他老是泡吧,夜夜买醉。自己也刚刚搬入新家,回去也无聊。已经十一点了,乾一俊觉得今晚又得这么结束了,有点不甘心,继续喝到12点,依旧连个搭讪的女人都没。自己倒想主动去搭讪,可晕的看不清东南西北。

迷迷糊糊的告诉司机师傅自己的住址,跌跌撞撞的摸出钥匙开门,客厅里有微弱的灯光。沃德。乾一俊的室友还在电脑前目不转睛。乾一俊打了声招呼,照旧看到他冷峻且无表情的回应就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哗哗的水顺着头发流下来,乾一俊顿感清醒了些。乾一俊喜欢边洗澡边唱歌,也许今天喝得多,也许今天的洗澡水水温舒适,乾一俊洗了将近半小时。洗完澡出来,乾一俊半裸着身体擦头,沃德还在电脑前,冷不防说了句“你最近好像壮了些”。乾一俊继续擦着头,“你都没扭头看我怎么知道我壮了?该不会偷看我洗澡吧”沃德一愣,扭过来说“你丫不穿上衣乱跑我能看不见?”乾一俊懒得去理会,擦完头就去房间睡觉了。沃德继续上着网。

乾一俊由于公司更换地址,所以从城市的一侧搬到了另一侧,乾一俊没有车就只好搬家了。他找到这间公寓的时候,沃德就在这里了。房子不错,便宜且AA制,水电平分,乾一俊就搬到这里了。沃德不上班,整天没日没夜的上网,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问过几次他总是含糊的回答。长的倒不错,但也没见领女朋友回家,也没有朋友来找过他,整天不爱说话,乾一俊总觉得他看人的眼神里有些怪怪的东西。

乾一俊的工作很轻松,薪水也高,而且也没有多大压力,自从认识的前两个女孩子消失后,他更加频繁的出入酒吧。最近他没有去过,因为他恋爱了。这次是认真的,在地铁站认识的,他爱上了这个叫菲菲的女孩,一个有着温柔声音的美丽女子。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沃德后,沃德依旧淡淡的表情,没有说话,乾一俊依旧不去理会。继续美滋滋的谈着他的恋爱,有上两次的打击,乾一俊对待这次恋爱很慎重,直到交往一个多月的一个晚上,他把她领回了家,很自然的发生了事情。

《二》

第二天,乾一俊接到了她的电话,电话是警察打来的,她死了,不排除他杀。

传讯室里,乾一俊问警察要了支烟,哆嗦的抽着。

“不要紧张,传唤你是因为我们发现她的手机里,你是最近的一个联系人,而且近来联系频繁,你能说说你关于她的事情吗”

“她是我女朋友,我们交往将近两个月,昨晚她在我那里过的夜”

“她是什么时间去的你家,又什么时间离开的,你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争执”

“我们没有发生争执,昨晚我们一起吃的饭还看的电影,之后去的我家,早上我还没起床的时候她走的,走的时候还吻了我”

“她有没有给你说她结过什么仇?,还有你认识这个包吗”

乾一俊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桌上塑料袋里的那个灰色的包,“认识,是她的包。我们认识时间不长,她没有给我说过她结过仇”

“希望你不要有所隐瞒,最好全部交待”

“我说的都是实话,她不是我害的”

“好了,你看一下笔录,没有问题在这里签字,由于案情没有进展,你是她男朋友,昨晚又是和你在一起,所以你是嫌疑人,目前还不能走。”

乾一俊没看就签上了字,因为他脑子里很乱,根本不能能看清上面的字。

“长官,请问她是怎么死的….”

“她是被毒死的,在她的包里发现一瓶饮料,饮料里被人下了毒“

《三》

第三天,乾一俊回到了家。沃德给警察做了他一整晚直到被警察传唤都没有离开家的证据。但作为嫌疑人,他被限制不能离开这个城市,24小时等候警局传唤。

整整一天,乾一俊都恍恍惚惚,他睡了一整天。晚上的时候,他去洗澡,沃德依旧坐在电脑前。乾一俊任由水冲刷着自己,好让自己清醒些,然后醒来再发现这不是真的,直到听到敲门声。乾一俊打开浴室的门一看是沃德,他拿着浴巾,“你没事吧,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出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说完他也进来了。“没关系,我没事,我只是想清醒清醒。你也要洗吗?我马上洗完”沃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脱下衣服也洗了起来。乾一俊有些尴尬。“你很爱她吗?”“谁,你说菲菲?”“你看上她哪点了”雾气中乾一俊看不清楚他的脸,只觉得他依旧是那双冷峻的眼神。一提到菲菲,乾一俊感到一阵悲恸,转过身不知道说什么。忽然,他感到一双手在他身上游走,转而摸到了他的私处,乾一俊一惊,甩开那双手,转过身看见了对面沃德那双冷峻的眼睛和伸出的手。“你…你疯了,你是…”乾一俊慌忙的退后,沃德看着他不说话。乾一俊脑海里忽然的涌现出沃德之前不寻常的举动。比如上一些乱七八糟的网站,有恐怖的,虐童的,死亡预测,有次还拉着乾一俊去做金赛量表,“阿尔弗雷德•金赛”乾一俊是知道的,19世纪美国著名的性学家,以研究同性恋出名,对此乾一俊嗤之以鼻。“她死了,你还有我,一俊,我喜欢你。”乾一俊忽然明白了沃德眼神。“你,你是GAY,我不是,你不要对我有想法,我们是不可能的。”“不要说的这么绝对,你难道不觉得这么好的房子房租为什么这么便宜吗?我为的就是让你住在这。从我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痴迷你,痴迷的眼神,你的脸庞,还有…你的身体”。说完沃德把手又伸了过来并扑了过来,乾一俊一阵厌恶,打开他伸过来的手,“变态”乾一俊骂道,并一脚踹向他。“扑通”一声,沃德倒在地上。乾一俊抓了条浴巾裹在身上打开门,跑了出来,浴室出来就是客厅,刚到客厅,乾一俊就感到不对劲,他听到重音的水声,扭头看客厅里摆在桌上沃德的电脑,乾一俊一看,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画面里是正在挣扎起来没穿衣服的沃德。也就是说,电脑里呈现的画面是浴室里的,浴室里安装了摄像头,而监控画面就在沃德的电脑里。乾一俊大脑一阵空白。这时,沃德已走了出来,“怎么样,清晰吧,你每一次洗澡我都看的一清二楚,还有,你的卧室我也安的有,是在你来第二天你上班时间安的,你在卧室里和女人乱搞我可看的一清二楚。”“你..你这个变态,偷窥狂。”乾一俊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面目狰狞,他忽然一惊,想到了什么,菲菲?菲菲的死难道和他有关?还有,那两个领到家里又消失的两个女孩会不会…?想到这,乾一俊冲到沃德面前,一把抓住他的头发“菲菲是不是你害死的,你说,你说?还有,我之前领回来的那两个女孩是不是也被你害死了?”“哈哈,哈哈,终于挨到你的皮肤了,我说嘛,你最近变壮了”被乾一俊抓着头发,沃德却伸手摸着乾一俊。此时的乾一俊已顾不了那么多,他只想知道菲菲是不是他害死的。还有那两个无辜的女孩。“快说”,乾一俊用力的抓紧了他的头发。“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那两个酒吧女,你只是玩玩,我不用杀她们,只是在你和她们缠绵的时候,我偷记下了她们放在客厅里包里的手机号码,我适当的威胁下她们,她们就不敢跟来来往了。忘了告诉你,你在酒吧的时候我都在的,只是我在你之前回到家。哈哈,至于那个菲菲,我看你是动了真情。所以,她必须死。等你们睡了,我在她放在客厅里的包里,找出她喝剩下的饮料,然后放了毒,就是那晚她来我递给她的那瓶饮料。哈哈”“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变态”乾一俊发疯似地扯着他的头发,然后重重的给了他一拳,沃德被打到客厅的门后面,乾一俊由于用力过猛,忽然他脚下一滑,自己摔倒在地。还没等乾一俊起来,沃德已经扑过来。此时他手里顺手拿起了桌上的剪刀,“既然你不爱我,也知道了真相,那你也去死吧”。

“咚”门被撞开,“不许动,放下武器”一群警察冲了进来。沃德转身看了看警察冷笑了一声,拿起剪刀扑向乾一俊。“啪”警察开了枪,沃德倒在地上。

“在他保释你的时候,在警局的桌上留下了半瓶饮料,和死者包里的饮料一样。经化验,上面的指纹和死者死前喝的饮料上的留下的指纹一致。我们就锁定了他为嫌疑人。你们的谈话,我们在门口已经听到了。而且刚才在他房间已经搜到了毒药,气味和死者被害的毒药一致,初步判定为犯罪证据。”

乾一俊请技术人员拆掉了所有的监控,搬出了那间公寓。

每个人背后都有双眼睛,只是你不知道,它藏在何处。

天祭手游

彩票166下载正版

剑侠山河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