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族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诚信托涉案柳林巨额高利贷30亿面临兑付风险

发布时间:2020-03-26 13:47:39 阅读: 来源:水族箱厂家

[导读]中诚信托30亿“危局” 民间借贷风险扩散

柳林县蛇年的春天,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立春刚过,当地气温就已经回升到十多度。

42岁的王平彦和他的企业却没有等来春天,立春的前一天,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柳林警方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此前的2012年5月11日,身为振富集团副董事长的王平彦在立案当天即被刑拘。

当地公安机关认定的情形是,王平彦私下以4分到5分的月息吸收了31名债权人的4.3亿元资金。警方认为这个数字明显小于实际金额,“很多债权人不愿来登记,认为借债给实体问题不大。”

深陷其中的柳林县高利贷大鳄们已于春节前先后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而一家名为中诚信托的机构由于为振富集团定向融资30亿元也面临空前的兑付风险。

振富集团遇险

柳林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直到王氏父子入主紫鑫矿业,才得以真正张开自己的财富翅膀。

危机的来临貌似意外。

在吕梁市的柳林县,煤炭产业集团林立,王氏父子的振富集团名不见经传,它的起步,源自位于柳林县城附近王家庄村52号的振富煤焦有限责任公司和柳林县振盛运输有限责任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王于锁2005年以2000万元注册柳林县振富煤焦有限责任公司;4年后,王平彦之妻郭二奴投资1000万元注册成立柳林县振盛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这两个公司后来均成为振富集团旗下子公司。

振富煤焦有限责任公司主营洗选,但没有自己的煤矿,选煤利润受上游煤价制约。柳林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直到王氏父子入主紫鑫矿业,才得以真正张开自己的财富翅膀——紫鑫矿业拥有煤矿资源整合主体资格,旗下拥有优质煤矿资源。

紫鑫矿业全称为山西紫鑫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1亿元,原为太原市三兴煤炭气化有限公司控股,2010年年末被王平彦收购。此后,王氏家族将其作为主力成立振富集团,王于锁占股10%担任董事长,王平彦占股90%任副董事长,开始大举进军煤炭市场。2011年,紫鑫矿业投资约4.3亿元在交城县水峪贯镇建设年产90万吨矿井兼并重组整合项目获批,定名为紫鑫矿业交城神宇煤业有限公司。

此后,振富集团加大煤炭产业布局,在太原市设立山西凯峰源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杨家渠煤炭有限责任公司(杨家渠煤矿)100%股权;同时,在山西吕梁临县重组白家峁等4座煤矿。

警方数据显示,此番收购前后,王平彦正在柳林县大力吃进高利贷,并于2011年促成中诚信托设立30亿元的融资计划,这一系列动作,酿成了此后的崩盘惨剧。正是白家峁煤矿,让振富集团遭遇滑铁卢,也让为其融资的中诚信托深陷其中。

整合困局与秘密

王于锁称,振富集团合同拥有整合后白家峁煤矿49%的股份,“实际是100%的股份,我们和华烨公司还有一份秘密协议。”

“白家峁煤矿,不要问了,不知道。”3月5日,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一工作人员一听到这个地名,立即生硬回应。在众多吕梁公务员看来,这座煤矿“相当复杂”。

白家峁煤矿始建于1984年,属临县白家峁村集体煤矿。煤矿先后经过多轮承包、出让,2008年时,由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经营,而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系太原市三兴煤炭气化有限公司占股60%的控股子公司,公司经多次变更股本,性质成为合资企业,他们与原先的紫鑫矿业同属于一个集团企业。

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经营的白家峁煤矿,与白家峁村民长期存在采矿权属纠纷。

2008年10月,白家峁村委会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称2002年4月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核发白家峁煤矿采矿许可证时,将采矿权人由“临县白家峁煤矿”变更为“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经济类型由“集体”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2009年6月,太原市中院一审判决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提出司法建议:恢复原有采矿权人、矿山名称以及经济类型。

2009年7月,白家峁村部分村民进驻白家峁煤矿,赶走了矿上工作人员。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不服太原市中院一审判决,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10月12日,原矿方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组织了100余人冲进山谷,爆发了“白家峁血案”,据当地村民向媒体透露,有4名村民在这次械斗中丧生。

2009年10月16日,山西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太原市中院一审判决。“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淡出白家峁煤矿,但其投入的巨额资金期待后继者接盘。

后来,振富集团上来了,带着柳林的高利贷,拿着中诚信托的30个亿。但接盘这个纷争不断的煤矿丝毫不轻松,还有周边的3座煤矿要一同整合进来,谁来做整合主体呢?

按照王于锁讲述的版本,“经过村民投票表决,选定了临县华烨能源有限公司做整合主体”。此时,时间即将进入2012年夏天。王于锁提供的文件显示,是年5月5日,山西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办公室发函回复临县人民政府,临县华烨能源有限公司兼并临县白家峁煤矿(原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山西临县林家坪双圪桶煤矿有限公司、山西治国煤业有限公司、山西临县南沟煤业有限公司,四矿合一。产能由144万吨/年减少到120万吨/年,整合后企业名称拟核准为“山西临县华烨能源有限公司白家峁煤矿”。两周后,临县人民政府将此整合方案上报到吕梁市人民政府。

王于锁称,振富集团合同拥有整合后白家峁煤矿49%的股份,“实际是100%的股份,我们和华烨公司还有一份秘密协议。”

这份秘密协议不为人知,但王于锁也表示,现在是“我们挂靠到临县华烨能源旗下,实际是振富集团操盘整合”。

但是,即便如此,这个整合项目至今也未获得批复。而此时,临时机构“山西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也已撤销。按照2009年开始的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相关流程,资源整合需要经历确定主体初审、由市级政府上报项目报告接受审核批复、换发采矿证、勘察设计、环评及安全评估、招标征地及2~3年的建设、联合试运转、完成验收并领证等诸多环节后方可生产。白家峁煤矿仅仅走完了第一步,并因吕梁市政府未上报项目报告,始终未获得批复。

中诚信托入局

经中诚信托参与清查,振富集团实际共欠民间债权人29亿元高利贷本金,加上中诚信托的30亿元,集团大约负债59亿多元。

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原中煤信托) 成立于1995 年11 月,注册资本约24.6亿元,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国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是其大股东,合计占股过半。面对30亿元之巨的兑付风险,一旦出现最危急的情形,都将给信托公司的声誉和业务造成重大影响。

2011年2月1日,中诚信托成立了为期3年的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为王平彦名下的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振富集团)进行股权投资30.3亿元,用于该公司在资源整合过程中煤矿收购价款、技改投入、选煤厂建设等,亟待整合完成后振富集团变身为一个年产达到360万吨,开采煤种涵盖焦煤、动力煤、无烟煤的大型综合煤矿集团。

追问信托融资进入的过程,曾一度成为某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和中诚信托互判风险责任的矛头。此前有消息称,信托计划的设立源于该行,因王氏父子当时并无采矿权等相应资产可做抵押而无法贷款,该行即向信托公司推荐了这一项目。但该行有关人士曾透过媒体称,并非如外界猜测的那样,是该行山西分行的项目找中诚信托做“通道”。其表示,项目是中诚信托主导的,该行对振富集团也从未有过贷款。

公开消息显示,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由上述银行私人银行部发行,投资者共计约700人,银行收取的发行费用是4%。发生信托计划不能如期兑付风险后,中诚信托曾与该行沟通,该行明确表示,银行只是代为推介信托计划,不可能“兜底”,风险化解的主要责任在信托。

柳林民间债权人同时也透露,发现信托计划伴生巨额高利贷危机后,中诚信托工作人员多次与债权人见面了解情况,规模较大的一次是2012年11月底,中诚信托两工作人员与多名债权人对账,在太原市一茶楼包间内滞留多时,现场有王于锁、白明利及振富集团会计王旭宏等多人。而其中,并无银行方面人士。

王于锁也曾表示,两年前找信托公司“通过正常渠道融资”,并无暗箱交易。不过那个时候,王氏父子早已置身高利贷激流的情形却无人过问。

虽有上述情况,但有业内人士认为,银行作为资金监管方负有道义上的责任,理财产品讲求买者自负,但卖者亦有责。以大多数银行和信托公司的风险判断标准来看,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存在杠杆比过大的明显瑕疵,在此情况下,上述银行私人银行部门放行该产品,至少存在对理财产品把关不够审慎的嫌疑。

现在,王平彦的变故,令众多债权人和投资者胆战心惊,设想中的“大型综合煤矿集团”远在纸端。

2012年6月26日,总部位于北京东城区的中诚信托发布临时公告称:振富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于本年度第二季度新增3笔诉讼案件,经查均因账外民间融资所引发。彼时,中诚信托通过媒体表示,其第一时间向监管部门进行了汇报,正积极参与核实民间融资情况,在法律法规框架下稳妥解决此事件。

然而,风险并没有妥善解决掉。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托资金兑付危机愈演愈烈。

3月2日,王平彦之父、振富集团董事长王于锁告诉《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原计划于2012年偿还中诚信托的首笔5亿元资金,没有还;计划2013年偿还两笔约16亿元,也无力回笼。

王于锁说,经中诚信托参与清查,振富集团实际共欠民间债权人29亿元高利贷本金,加上中诚信托的30亿元,集团大约负债59亿多元。

而此时的振富集团,名下现金流几近枯竭,资产因抵债大量流失。投入“差不多60亿元”整合的吕梁市临县白家峁煤矿,虽方案已历经四季,但始终未获得批复。

虽已是债台高筑,但王于锁仍旧认为,只要临县白家峁煤矿整合方案获批,“最多两年即可还清所有债务”。

信托资金深陷

有民间高利贷债权人惊叹:“振富集团还有什么呢?信托资金怕是真的成股东了。”这款融资项目已经成为罕见的矿产信托遭遇重大兑付危机的第一单。

3月5日,中诚信托客服称,只有真实投资人在核实身份后,才可获准浏览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的业绩报告。

以往业绩报告及媒体调查显示,此信托计划总额30.3亿元,期限为3年,其中30亿元(优先级信托受益权)由某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对社会投资者(该行理财金客户)发售;3000万元(一般级信托受益权)由王于锁、王平彦父子认购。信托资金的运用方式是对振富集团增资,增资后,信托计划持有振富集团49%股权,王氏父子持有的另外51%股权也质押给中诚信托。

业内人士分析,表面上,信托计划是进行股权投资,但实质是为振富集团提供融资,交易结构为“股权投资附加回购”。在信托计划到期前3个月,王氏父子将陆续回购信托计划持有的49%股权。回购对价是优先级资金基础上溢价17%(年化),即振富集团的融资成本是17%(年化)。

白家峁煤矿整合近一年未果,公司控制人涉嫌犯罪被关押,高利贷崩盘,债权人恐慌,中诚信托紧急斡旋,振富集团大量资产应诉并被“瓜分”,这些,让已经出现严重兑付风险的中诚信托雪上加霜。

柳林当地多名债权人告诉记者,王平彦被刑拘后,振富集团旗下房地产公司开发、位于离石和太原的两座楼盘分别被两位债权人拿走,“都是两三亿元开发的,只抵了一个多亿”。

2012年11月,振富集团旗下的内蒙煤矿也公告转让100%股权及75400万债权,据一些债权人了解,“这些原本可以卖七八个亿的煤矿资产,可能转让费近乎半价”。而其评估报告显示,因其已质押给中诚信托,且煤矿处于整合期,受让者面临难以过户的风险。

此外,王氏父子在吕梁当地的一座搅拌站和一处石料厂被称已转移至王平彦堂弟名下。而紫鑫矿业交城神宇煤业有限公司被一赵姓债权人保全,振富集团起家的柳林振富煤焦有限责任公司也被另一高姓债权人保全。

有民间高利贷债权人惊叹:“振富集团还有什么呢?信托资金怕是真的成股东了。”业内人士则表示,这款融资项目已经成为罕见的矿产信托遭遇重大兑付危机的第一单。

在进行信托融资前,王氏父子控制的公司已经签署了一系列并购协议,信托资金主要用于支付尾款。现在,正如王于锁所言,回购资金“没付”。王于锁称,目前中诚信托正积极运作山西省有关部门,力图推进白家峁煤矿整合方案获批,“批下来就一切都转开了,或拍卖或转让,或是都变成股东,大家都好。”

2014年1月31日是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到期日,届时,振富集团拿什么还账呢? “此种情况,投资人手里都是汗。” 有吕梁当地观察人士称。

造成手部白癜风的因素是什么

前列腺炎应该如何治疗

治疗牛皮癣的好方法七台河市专家带大家了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