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族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洲第二战场加速法西斯灭亡

发布时间:2020-07-13 14:05:10 阅读: 来源:水族箱厂家

开辟欧洲第二战场,是打败德国法西斯的重要战略问题。苏联、美国、英国三国政府多次商讨,却因各国顾及自身利益,矛盾迭起。然而,大敌当前,盟国终于求同存异、达成一致,以诺曼底登陆为标志的第二战场得以开辟,吹响了法西斯灭亡的号角

化解大国分歧,西线合作推动转折

苏德战争初期,苏联军队损失极为惨重,处境十分困难,迫切希望英军在欧洲大陆开辟第二战场,以迫使德军从苏德战场撤回部分兵力,减轻苏军压力。1941年7月18日,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致函英国首相丘吉尔,正式提出英国在法国北部开辟第二战场的要求,直接打击德国。然而,丘吉尔在7月21日的回信中说:“如果大规模登陆,会遇到一次血腥的还击,而小规模的袭击只能导致惨败。这对我们两国都是弊大于利。”之后,斯大林再次写信给丘吉尔,仍遭到拒绝。

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英国并不急于开辟第二战场。对丘吉尔来说,保卫英国本土、大西洋和地中海海上交通线以及北非等殖民地更为迫切,推行“地中海战略”更符合英国的利益。英国希望看到的是,苏联和德国在苏德战场上互相厮杀,相互削弱,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参战。美国对在法国北部开辟第二战场比较积极,但这必须以英国本土为基地,没有英国支持就无法实施。1942年5月下旬至6月上旬,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访问美国和英国。访问期间,莫洛托夫和两国分别签订了苏美公报和苏英公报,两份公报均声明:“双方就1942年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迫切任务达成了全面谅解”。不过,丘吉尔随后又当面交给莫洛托夫一份备忘录,内称:“我们正在为1942年8月或9月在欧洲大陆登陆进行准备”,但“我们不能在这个问题上作出保证”。

6月18日,丘吉尔飞往华盛顿,向美国总统罗斯福说明英国的真正立场,即1942年无法进攻欧洲大陆。6月21日,英军在非洲利比亚的重要据点图卜鲁格陷落,3.3万名英军投降,北非战局急转直下。

为挽救北非战局,美英决定大力增援北非,并于7月24日达成协议:1942年12月1日前美英盟军在西北非登陆。这意味着美英1942年开辟第二战场的承诺已无法兑现。为应对苏联的强烈要求,8月19日,美国、英国、加拿大盟军6000多人横渡英吉利海峡,在法国北部迪耶普登陆。这是盟军第一次有组织地对德军实施较大规模的登陆袭击。然而,因为严重缺乏作战经验,盟军付出了昂贵的“学费”,伤亡5800多人。这一惨败使盟军清醒认识到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的危险性和复杂性,对开辟第二战场更加谨慎。

1943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之年。1月14日至24日,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举行的会议上,罗斯福接受了丘吉尔竭力兜售的计划:进攻“欧洲柔软的下腹部”,即攻占西西里岛,确保地中海航行安全。这又推迟了在法国登陆时间,不过,会议决定成立联合计划参谋部,拟制在法国北部登陆计划。5月,美英首脑华盛顿会议达成妥协,同意1944年5月1日开始实施法国北部登陆战役,代号“霸王”;同时扩大在西西里岛登陆作战规模,以尽快迫使意大利投降。

11月28日至12月1日,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在伊朗德黑兰举行战时第一次苏美英三国首脑会议,主要议题是关于在西欧开辟第二战场。此时,苏军已转入战略反攻,美英盟军在意大利半岛南部登陆,意大利投降。罗斯福同意按时实施“霸王”战役,这既是战时迅速打败德国的需要,也是战后控制西欧的需要。在罗斯福调解下,丘吉尔最后同意按时开辟第二战场。会议确定:“‘霸王战役’应于1944年5月发动,同法国南部的战役相配合。苏联军队将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发动攻势,以便阻止德国军队从东战场调到西战场。”

1944年1月中旬,盟国欧洲远征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到伦敦就职后,修改法国北部诺曼底登陆计划,大大增加突击登陆阶段兵力,扩大登陆正面,结果登陆舰艇严重不足。为调集登陆舰艇,不得不决定将原定诺曼底登陆日期推迟1个月,并推迟法国南部登陆战役,把登陆舰艇统一调归“霸王”战役使用。6月6日凌晨,盟军开始在诺曼底登陆,至7月初,美国、英国、加拿大军队已登陆100万人。8月15日,美、英、法军在法国南部戛纳至土伦一带顺利登陆。经过3年酝酿和努力,开辟第二战场终于成为现实。

第二战场的开辟,解决了长期困扰苏美英关系中的一大难题,巩固了反法西斯联盟的内部团结,不仅形成了从东、西、南三面围歼纳粹德国的有利战略态势,对加快纳粹德国的灭亡具有决定性作用,而且对苏军在欧洲战争结束后移师远东参加对日作战、加快日本法西斯的灭亡也具有重要促进作用。可以说,欧洲第二战场的开辟,缩短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间,使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被法西斯奴役的人民获得解放以及整个人类不再受法西斯暴行威胁的日子,得以早日到来。

(作者为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外国军事历史研究室研究员 周小宁)

阿登反扑失败,纳粹德国走向终结

随着诺曼底登陆成功,盟军在西线开辟了第二战场,但这并不意味着德国法西斯会立即崩溃。德国虽然腹背受敌,却一直密谋在比利时阿登地区发动一场反攻,集中优势兵力,迅速突破盟军防线中的薄弱地段,强渡马斯河,夺取盟军主要补给港口安特卫普,把盟军一分为二,重演历史,制造第二个“敦刻尔克”。

为此,德国集结最精锐部队共计60万人,在阿登地区部署了最先进的虎式坦克等装备,可谓耗尽血本。1944年12月16日,在阿登森林浓浓的雾气当中,德军发起进攻。起初,由于盟军准备不足,德军很快撕开美军防线,形成一个宽约100公里、纵深30至50公里的突出部,直逼阿登地区的交通枢纽巴斯托涅。

这时,盟国欧洲远征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果断采取措施,将被切断联系的阿登以北的美军第12集团军群的两个集团军划归英军第21集团军群司令蒙哥马利统一指挥。同时,急调大批增援部队坚决阻击德军进攻,并积极准备反突击。到1944年12月24日,盟军已有24个师约60万人参战,占极大优势的美英空军发挥了重大作用,巴斯托涅被围之困终于解除。

阿登战役是西线规模最大的一次阵地反击战,有60多万名德军、近65万名盟军参战。战役使德国消耗了最后的精锐部队,再也没有后备力量可以补充。4个月后,纳粹德国战败投降。

记者漫步在巴斯托捏这座小城中,一切祥和,但道路四周点缀的炮台、坦克残骸依然在默默诉说着那场战役的惊心动魄。为了铭记战争,比利时军方当时的指挥部被完整保留下来,供游客免费参观。操着一口浓重的瓦隆口音的比利时军人迈克尔作为导游,带领记者回顾当时的血雨腥风:“曾经有一位参观指挥部的老兵握着我的手说,那年冬天特别冷,他连连说了三遍。老兵因为在阵地上长期握枪,战役结束时右手食指已经失去知觉,不能动弹,用了近4年才逐渐康复。”

记者在参观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当天,碰到一些德国游客。其中一名德国游客告诉记者,他的前辈也曾在这里战斗过,对于战斗的过程前辈不愿再提,只是说,预料中的反击,换来的却是帝国的毁灭。“牢记那段历史,让战争不再重演”,在今天,这个愿望依然显得朴实而又真挚。(驻比利时记者 张 杰)

抢滩奥马哈,诺曼底登陆成功

4月的一天,距离法国西北部诺曼底大区巴约市约20公里的奥马哈海滩上潮声涌动。71年前的1944年6月6日清晨6时30分,美英盟军向诺曼底5处海滩发起强攻登陆,就是在这片海滩上,盟军经历了最为惨烈的一役——奥马哈登陆战。

“海面上布满了黑色的登陆舰,多得让人感觉可以踩着这些船从地平线的一端走到另一端。”登陆日的历史照片中,有这样一句说明,让后人不难想象盟军集结约5000艘军舰、几十万大军诺曼底登陆的壮观场面。

“当时海水很深,我要踮起脚尖才能让鼻子在水面上呼吸。我一只手驾驶吉普车,一只手发动它。一到奥马哈海滩上,我必须尽快弃车,因为不断有炮弹袭来。”记者在奥马哈海滩纪念馆里看到老兵这样的自述。小伊维·阿吉是盟军第29步兵师第111野战炮兵营的一名士兵,他这样描述登陆时的情景:“我匍匐前进,砂石在我四周飞溅,我知道子弹在密集地射来。我蜷缩在一块岩石后,另一名我不认识的士兵也在,我们开始讨论下一步行动。突然一阵爆炸的气流袭向我们,子弹壳的碎片击中他的眉心,他当场就死了……我继续向前爬行,周围都是受伤的士兵和他们的惨叫声。”

奥马哈是一处向内陆凹进的海滩,周围有30多米高悬崖。为了阻挡盟军的进攻,德军在退潮线到涨潮线之间用水泥、障碍物和地雷修筑了防线,海岸线上设立有大量坚固的火力支撑点,易守难攻的严密防御使这里成为诺曼底登陆中最难攻克的地方。

在第29步兵师第116步兵团的约瑟夫·瓦伦托维斯基记忆中,那也是一番混乱的场面:“我没跑上沙滩,只能跌跌撞撞地走着,浑身被海水浸湿,背着背包和50磅重的三角支架。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子弹在我周围发出特别声响。我拿着三角支架上了岸,问莫尔斯中尉我应该拿它干什么。他说,拿着它,你可以在别处找一把枪!我的耳边还有人在喊:29师的人,冲啊!要么走出海滩,要么死在这里!”

沿岸的德军机枪手疯狂地向冲出登陆艇的黑影扫射,几分钟就有数百名盟军士兵中弹身亡。盟军第一师16团团长泰勒上校曾这样激励登陆的士兵:往前冲吧!海滩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死了的,一种是将死的。一息尚存的人,唯有往前冲,才有存活的机会与可能。

奥马哈海滩纪念馆中,有很多带着孩子来参观的游客。他们围坐在一起,听着纪录片中亲历登陆的老兵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那时候,敌军的炮火很激烈,我们处境艰难,能依靠的……只有勇气了。”

71年前的登陆日,盟军像潮水一样涌向岸边的碉堡,又像潮水一样倒在沙滩上。这场造成3881名盟军士兵伤亡或失踪的血腥战役,配合整个诺曼底登陆计划,粉碎了纳粹德国在大西洋岸边最后的防御壁垒。

如今,海水冲刷净了那片曾被鲜血染红的沙滩,却把历史的记忆永远留在了这里。历史只会过去,却不会被遗忘。(驻法国记者 王 远)

张掖制作工服

夏季

天水定做工作服

湘潭订做工服

相关阅读